文徵明-明代书法-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

图片 1
小篆诗卷 纸本 纵29.5毫米,横133.4毫米。连云港市文物馆内藏品
转自《书法》2006年第4期
请点击右键逐页下载[

图片 2
《常岳等百余名造像记》拓片 朵云轩藏(可嘉扫描)
请点击右键逐页下载[1][2][3][4][5][6][7][8][9][10][11][12]
附录《常岳等百余人造像记》简要介绍:
当宗教将社会形态加以整合后,就完事了思想的布道即“道统”、“学统”与“政统”的合流。合流使观念的欧洲经济共同体具有了“话语的权位”,并日趋演变为“政治的权限”,它让个人、群众体育或组织慑服于权威与法统之下。北朝一代的政治和宗教合一使宗教通过政制渗透到生活的各种领域,凡人的行动施为坐起卧息、
衣眼饮食、往止居处莫具于经旨。自上而下的造像行为使当时的民众不嫌麻烦于狂热的宗派活动之中。
“题记述及所造之像(佛头果、弥勒像为多)及求福事,上及君国,下及妻儿至于一切众生。或为一位一家
昕造,或为数十、百人一块而造。作记者上自国君贵族下至白丁俗客,题记有的丽辞华章,有的乡言俗
语。有文字误漏的,有缺造作人姓名以待补刻的,有修造旧像改刻记文的,有在旧像旧记旁添刻姓名
的。”(马子云、施安昌《碑帖判断》)一如常岳那样,“率邑义一百余人,寄财于三宝,托果于婆娑,磐竭家珍,敬造石碑像”,于是“乃运玉石于他山,采浮磐于今浦,既如天上降来,又似地中现身”,为的是达到“三宝常存,法轮永固,国祚永隆,八方宁忝”的指标。辽朝王昶《金石萃编》卷三十九《西夏造像诸碑总论》中曾深切地提出:释氏今后生西方极乐净土,回升兜率天宫之说诱之,故愚夫相率造像,以冀佛
佑,百多年来,浸成风俗……纵观造像诸记,其祈祷之词,上及国家,下及老爹和儿子,以致来生,愿望甚赊,别的鄙俚不经,为我儒所必斥,然其幸生畏死,伤乱离而想平平静静,迫于无助,而不暇记其妄诞者。造像记的
艺术形态应该说就符合了及时大家的思维须要。故北朝造像记虽发达,然刻工偏重造像而疏虞文字,用
刀简略,故方峻之笔时时可知;而碑记自然主要文字,则雕刻也就相对精致,方圆之笔交替互用,那是
两者的反差。
现藏于朵云轩的《常岳等百余名造像记》拓片为北朝造像记书法,年月泐。《补访碑录》中列于宋朝,《八琼室金石文字补正》以为“书兼隶法,当是西晋手笔,决非齐刻”。在江西常德存古阁。正书。有
方界格。记后及下方皆题名。书法精能挺拔,问有二一篆仿宋。记文之结字,大小欹侧,不甚整齐。题
名则宽博工整略兼隶意,
《常岳等百余名造像记》在外观造型上行使了《始平公造像记》画界格的形式,应该说是以一种毕恭毕敬的神态来相比的,加之书刻俱精,有细微毕现的以为,所以在北宋造像中属于上乘之作。同一时间,那是一件
规范的隶楷交错的造像记,楷意大于隶意,在其用笔中大家已能清晰地觉获得唐楷法度森严的几丝气
息,如某些字已周边颜真卿《多宝塔碑》中的用笔和结体特征。可是,那究竟是一件北朝一代的造像记
小说.正处在慢慢被雅化与组合的过渡期,所以即便总体上欹侧感不强,但某个局地的管理依旧展示出
北朝书法一贯的当然天真的风味。临写此造像记,在用笔上应以露锋方笔为主,提按转折须交代清楚,
结字上以方居多,要适用保留部分甲骨文的波磔点画以加强古趣。对一些结构的拍卖,既要考虑其视觉美
感又不能过分追求古怪奇异的形态,以防损坏全部气息效果应该说,临写的历程也是二个再撰写的进程。历代音乐大师留存于世的临本均注明了那或多或少。此造像记可看做已谙熟唐楷并想再进一步求变求
新的过渡性临本。(小编: 胡传海)
版权消息:
出版社:法国巴黎书法和绘画出版社
出版日期:二零零一-7-1
文徵明-明代书法-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。ISBN:7806726284
声称:本资料仅供就学参谋,如要求引用,请与出版社联系!